我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贵州易地扶贫搬迁的时代画卷

——评大型原创话剧《出山!》

  陈颂英

  层层叠叠的山,弯弯曲曲的路。云雾环绕是悬崖陡峻,一眼望去岩祼石秃。陡崖半山腰下,便是彝家人居住的盘山乡。一曲民歌风的歌谣是这样的质朴苍劲:“二十四拐盘山龙,锁得住大山锁不住穷,十八弯山路秋和冬,苞谷当粮石缝里种,男人的脊梁女人的背哟,哟嗬嗬,搬出大山万千重!”

  帷幕拉开,展现在观众面前的就是石漠化严重的典型环境。在贵州“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的伟大进军中,盘山乡这个“贫困孤岛”怎样实现历史性跨越,赶上新时代发展的步伐?

  由贵州省话剧团演出的话剧《出山!》描绘了一曲新时代易地扶贫搬迁的壮丽画卷。

  话剧《出山!》一开始,喜婆婆正处于弥留之际,半躺在床上,一口气还没咽。村里的男女老少围在她床边,千呼万唤。喜婆婆80多岁了,这辈子没过个一天好日子,年轻那阵为了讨口饭吃,男人走了马帮,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即使在生死关头,一切皆有可能!喜婆婆忽然听到了盘山村支书刘大宝的声音:大家都到晒坝集合,扶贫搬迁,议事。隔壁的河西村第一批村民今天要搬到山外新建的小镇安新家了。喜婆婆心中的愿景突然被点化了:好光景,好日子,到底是什么样!我等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临死让我看个明白!就是这个愿景,喜婆婆战胜了死神,活过来了。她要“换个活法”,过上好日子。

  “换个活法!”这是数百年来,中华民族生生不息、源源不断的生活追求。“闯关东、走西口、填湖广、下南洋”,曾经演出过多少让中国人气壮山河的活剧。陕西人出潼关、四川人出大川、贵州人出深山,又会展现出怎样的观念裂变。

  “换个活法,活出幸福、活出尊严!”这是新时代的共同追求,看起来似乎是铁板一块不愿搬出大山的盘山村里,也翻卷起了生活的波澜。村支书刘大宝的弟弟刘小宝本是个银匠,打得一手好银活,他不甘心于为老板打工,他要出山闯出一片新天地。村里的“首富”大林,靠外出打工积攒了一些钱,盖起了村里唯一的二层小屋,本想小富即安。亲妹妹小乔当上了搬迁攻坚队队长,本想以亲情动员哥哥嫂子搬迁,不想却被赶出家门。嫂子麻花给小乔送饭,小乔拿出了喜婆婆精心绣成的绣片送给她,顿时激活了麻花心中的梦想,她要加入小乔说的绣花娘子军的行列,让自己亲手绣出的绣活展现在城里的橱窗里。即使是把支书女婿打出门的老岳母爆米花,在刘大宝的鼓动下,率先在小镇上开起了餐馆,掌起了大勺……

  孤举者难起,众行者易趋。正是盘山村村民中涌动的“宁愿苦干、不愿苦熬”的观念,使易地扶贫搬迁在盘山村被充分的激发出来,最后终于达成了共识,大家一起搬出大山,向新建小镇进发。“熬不是活路,变才是活法!”走出困境的盘山村乡亲们,重新燃烧起生活的信心,如期脱贫出列,好日子、好光景在向他们招手!

  话剧《出山!》是编剧、剧作家曹海玲继黔剧《天渠》之后,原创的第二部大型扶贫题材作品。关注贵州脱贫攻坚的历史进程,深入扶贫一线的火热生活,提炼贫困山区干部群众的精神成长,使她的戏剧作品中的人物,总是充盈着一种大地之爱、人间之爱、心灵之爱,有一种不同凡响的生命哲学的人文考量。话剧《出山!》之中的主人公刘大宝,对喜婆婆的临终关怀,对树子、香草孩子的生死相救,都是对生命的尊重,所以在这个典型人物中,我们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人格魄力的张扬。

  剧中人物刘贵龙,是一个有40年党龄的老党员,作为曾经的老支书,在村里的乡亲们有一种特殊的号召力。他看似和两个儿子刘大宝、刘小宝的生活态度有很大的差异,但是最后他还是带着老族亲们悄悄地走到新建小镇调查暗访,在实际面前,终于坚定了乡亲们搬出大山的决心。

  剧中女一号小乔,是盘山村里走出的第一位大学生。当年比大熊猫还稀罕的她,乡亲们对小乔寄予了满满的希望。家里学费不够,乡亲们就一块两块凑。走的那天,大家拿着鸡蛋、苞谷粑,悄不作声地翻了整整两座大山。这份恩情一直压在小乔的心上。知识改变了小乔的命运,可是居住在穷山沟里的乡亲们依然没有改变。小乔在易地搬迁工作开展以来,主动申请回到盘山做攻坚队员,她要为乡亲们“换个活法”尽心尽力。党的干部和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感情纽带,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生动写照。

  当下贵州的脱贫攻坚正方兴未艾,话剧《出山!》的最后,美丽的“阿妹戚托”小镇风景如画,随着歌声响起,刘小宝的婚礼开始了,身穿节日盛装的彝家青年男女围着火塘载歌载舞尽情欢唱,迎接着新生活的到来。“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乡亲们在阿妹戚托小镇开始了“两不愁、三保障”的幸福生活。贵州在做好易地扶贫搬迁的“后半篇文章”,在这里正开花结果。

  出山,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