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扶贫 > 正文

从“野人谷”到“幸福村”

——记黄果树盔林甲村脱贫攻坚工作

  “看到了,看到了。注意安全,早点回来。”这位正开微信视频的是幸福村的村民王开学。他不仅是幸福村的村民,也是“野人谷”的原住民。


  这个“野人谷”的具体位置是在黄果树镇盔林甲村蒋其组下面一个叫“二冲”的地方(原为蒋其村6组),这里的人们先后从纳雍、水城等地迁徙而来,搭棚而居,开荒而作,土里刨食,过着极其简陋的生活。这16户人家中最早的是1976年迁来的,迁入最晚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


  “野人谷”村民曾经居住的茅草屋


  “幸福村”村民现在居住的房屋

  为野人正名的陈怀茂


  前些年,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因为没有户籍、没有身份证,这里一直被外界戏称为“野人谷”,生活在这里的人也被称为“野人”。8年前,陈怀茂的出现,彻底改变了“野人谷”村民们的命运。


  2011年初,在一次走访中,刚任蒋其村管片民警的黄果树派出所民警陈怀茂听说了“野人谷”的事后,便三进“野人谷”进行了核实。


  当陈怀茂看见一个个简易搭建的木棚“住房”、一个个衣衫褴褛、发髻蓬松的“原始居民”出现在眼前后,他顿时惊呆了,黄果树镇辖区虽然也有贫困的村民,但二冲村民如此贫困程度,已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面对此情此景,一向雷厉风行的陈怀茂,于当天立即着手对二冲住民情况进行摸底调查,用了整整一天时间,完成了人口登记工作。回到派出所后,他立即将这一情况向所长全宏进行了汇报,全所长对二冲的情况高度重视,全权委托陈怀茂办好此事。


  急群众所急、解群众所难。几天后,陈怀茂再次来到二冲,又花了近两天的时间,将所有88人的姓名、出生日期、性别等基础信息作了详细登记后,认真写了一份《黄果树派出所关于蒋其村二冲部分居住人员户籍问题的说明》并上报。在上级部门的关心支持下,不久,二冲这16户人家终于结束“黑户”的历史,二冲户口簿上更名“蒋其村六组”,同时还拿到了黄果树镇派出所免费办理户口册及身份证。


  村里祝正德老人的话代表了二冲村民的心声:“几十年了,我们一直没有户口,要不是我们的好公安、好警察,我们还要被人称为‘野人’,现在,二冲的人终于有了户口,成了名正言顺的蒋其村村民,蒋其村村民能享受到的惠民政策,我们现在也能够享受到了。”


  扶危济困的好干部


  有了户籍,黄果树镇政府没有迟疑,立即将88口人全部纳入低保,还为村民们办理了合作医疗,对全村16岁以上(除学生外)的村民全部办理了养老保险。


  尽管如此,还有一个残酷的现实摆在蒋其村六组村民们的面前:没有通组公路,出行非常不便;16户人家居住的窝棚四面通风,摇摇欲坠,全是危房。


  得知“野人谷”的情况后,当时在安顺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猛舟及黄果树管委会相关负责人的陪同下,时任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傅传耀一行专程赶到“野人谷”进行了调研。


  当天,傅传耀对“野人谷”的危房改造、通组公路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随即,蒋其村六组的通组公路及危房改造项目正式启动。经过勘察选定通组公路线路后,施工队已进驻工地,开始施工。“野人谷”的这条公路总投资130多万,其中52万元由省里拨给的以工代赈资金。公路全长1.54公里,宽4.5米,全程都为水泥硬化路硬化,从开工到竣工只用了4个月的时间。


  为了解决这些“新人”的住房问题,黄果树镇政府在六组村口右侧石山下的平地上选址,16户人家的新房将建在这里,原来的木房和草屋也全部拆除。每户建房的资金用度平均8万余元,16户的总额为130余万元,其中省建设厅下拨资金有28.7万元,剩下的由黄果树本级财政出资。2013年,村民们都怀着激动的心情告别了窝棚,搬进了新家,而“野人谷”也正是更名为“幸福村”。


   赶上好时候的王开学


  村民王开学八岁就随父母从纳雍逃荒出来,一路上几经辗转才来到“野人谷”。如今,他已经50岁,算是这里的“土著”了。谈到这些年寨子里的变化,王开学显得有些激动,据他自己说,从前,家里住的是简陋的木房子,屋顶上只铺着一层茅草,夏天经常漏雨,冬天的风都能钻进被子里,冷得不行。现在好了,政府给大家都建了新房子,家里六口人住着也算宽敞。


  别看“野人谷”的人少,可养蜂的人却很多。王开学家里也有十几个风箱。在他家门前的三角梅下面放着一个水桶,里面装的就是金灿灿的蜂蜜。


  “当初我们来到这儿的时候,没有土地,只能靠开荒过日子。但是坡顶上的土太薄了,收成不好。后来,村里有人进山去掏蜂窝、采蜂蜜、养蜂子,我也学着做了起来。现在,一斤蜂蜜差点的能卖120元,好的180元。”


  王俊仁是王开学的长子,遇到好天气都会约上几个邻居一起进山采蜂蜜。“每次儿子外出采蜜,我都很担心他,跋山涉水辛苦不说,有时候还要爬到大树上,所以隔一两个小时,我都会给他发视频,问问情况。”


  “以前,我们这儿没有信号。2016年的时候,政府把广电引了过来。我们这些贫困户看电视不花钱,WIFI一年是295块钱。去年冬天,村里的驻村工作组又联系联通公司给我们建起了基站。”


  有了网络的传播助力,来村里买蜂蜜的人越来越多,安顺的、贵阳的、六盘水的都有。


  “现在年纪大了,不能再去采蜜了。这几年村里建了很多蔬菜大棚,大部分时间我都在那儿打工挣钱。其余的时间就在家养蜂子。”


  如今,40多年的时间过去了。“现在想想我都有点儿不敢相信,虽然小时候吃了很多苦,但我也赶上了好时候。我母亲今年86岁,是寨子里年纪最长的。虽然她不识字,可她也和我们一样,喜欢看《新闻联播》。”


  “突突突突突”院子里停下了一辆摩托车,看样子是王俊仁回来了……